Abst:

2018年,化学仿制药一致性评价、4+7带量采购和创新药优先审评、医保谈判目录等政策的推进和实施,显示国家对于医药产业由“仿制型”向“创新型”转变的决心。接受药品境外临床试验数据、进口抗癌药零关税、进口罕见病药物低关税等政策的颁布,则将国内企业推向全球创新药竞争的舞台。尽管我国一部分药企在生物科学和技术及创新药物研发领域已有了一定积累,但大多数还是局限于biosimilar和me-too类创新药,热门靶点如VEGF/VEGFR、EGFR、Her2、CD20、PD-1等扎堆严重。伴随国家医保控费的决心,低端创新药未来5年仍有陷入价格战的风险,唯有针对临床未满足需求的真正的创新药(first -in-class/best-in-class)才能给企业和资本方带来丰厚的回报。